中国财经报道

  主持人:寻找农民增收突破口的节目已经进行到了第四天,今天来做节目之前,我看到信箱里有一位观众朋友的来信,他说就算种粮积极性提高了,就算产业结构能得到很好的调整,并且城镇化中的问题都能解决,但是如果我们不触及农民生活保障和生产筹资的问题,增收依然是句空话。其实,这也正是我们今天想要讨论的话题。我们在安徽、四川、浙江等一些农村走访的过程中,发生在那里的故事也让我们十分感慨。

  >

  安徽省舒城县地处大别山区,一直以来都是国家级贫困县,人均年收入不到2000元。当地流传着这样一个“顺口溜”:“救护车一响,老母猪白养;辛辛苦苦几十年,一病回到解放前。”对这几句话,张母桥镇陡河村的刘仁福深有体会。刘仁福家有4亩地,又养了一些鱼苗,一年能收入五、六千元,几年下来,一家人好不容易才摆脱贫困,靠着省吃俭用,还供大儿子上完了大学。然而天有不测风云,2003年刘仁富的妻子得肺癌去世了。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副秘书长温铁军说:这医疗就是一把刀,当然因病致贫这是必然的。

  “一号文件”起草组成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部部长韩俊说:我觉得第一就是农村的这种药费,农民住院的这个费用增长得太快,我们算了一下,过去十年农民收入的增长率平均只有5%到7%,但是农民看病的这个费用平均的增长率在13%以上,它比收入增长得要快得多,那么第二,一个就是说九亿多农民基本上处在一个自费的状态,加上现在参加合作医疗的这个农民,从全国来讲这个比重只有5%左右,在中西部地区农民几乎没有任何的医疗保障手段。

  5万块钱,足以使刘仁福一家重新陷入贫困的泥沼,可就在这时候,中国人寿在当地的保险所为他送来了3万元的赔偿金。原来,刘仁福的妻子头一年通过村里的保险业务员买了份人寿保险,意想不到的3万块理赔金把50岁的刘仁福从噩梦边缘拉了回来。

  村民刘仁福:保险公司赔了3万,花950块钱赔了3万块钱,不是靠着保险公司,那么我们现在又要维持贫困,一个家庭一年只结余到四五千块钱 ,要六到十年才能脱贫。

  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安徽省分公司总经理赵猛:通过我们调查,现有的农民中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占相当大的比例,大概测算,就是现在的贫困农民50%是因病,这是农村富起来的第一个风险,第二个呢,就是意外事故。特别是劳力,劳力因为意外事故倒下了这个家庭就完了。

  张母桥镇有30多个乡村,每个村都有一个由村干部下岗分流或是打工返乡的人培训而成的保险业务员,村民出险后保险公司马上就给理赔,乡里乡亲一传十、十传百,人寿保险在这个贫困镇2003年一年竟卖了300多万元。不仅本身就是农民的保险业务员们收入提高了,买了保险的村民也不会因为生病或发生意外四处借钱了。

  农村小学校长:买学生平安保险的学生人数大约在95%以上,2003的12月份,后面的一个庄子的一个小孩子被狗咬了,保险公司就赔了。

  去年,安徽省全年保费收入共103亿元,1/4来自县里。其中农民个人投保超过6亿元,总人数达60多万。

  安徽省保险监管局局长何勇生:安徽保险业之所以发展这么快,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寿险业发展很快,那么寿险业发展很快,其中一个很重要的方面就是县域保险业务发展很快,县域业务里面其中很重要的一块就是农村保险发展很快。

  “一号文件”起草组成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部部长韩俊说:要真正解决农民因病返贫的问题,要真正建立一种适合我们国情的农村的社会化的医疗保障制度,那么这个商业性的保险是一种方式,现在我觉得重点应该是要建立一大批统筹为核心的新型的农村合作医疗制度,要建立这么一套制度就需要政府加大对农民对农村的转移支付力度。

  我们在农村的日子里,只要是一问收成情况,农民兄弟们总要加上这么一句话:“如果没有天灾的话……”靠天吃饭的农民除了怕生病,更怕自然灾害。如果没有国家的保障,遇到大灾,可能几年就都白忙活了。

  我国从1982年开始经营农业保险,22年来累计赔付70多亿元,在相当大的程度上支持了农村的生产发展。虽然农险受欢迎,但由于风险大,又没有相应的政策扶持,农险保费收入逐年下降,到2003年全国农险收入仅为4.6亿元,比上年锐减28%。目前,全国只有两家保险公司还在坚持做农险,但经营始终处于亏损状况。中国最大的财产保险公司中国人保,每年在农险业务上要倒贴1亿多元。

  中国人民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贾海茂:说实话农险是一个亏损的业务,在国外一般都是由国家进行补贴的,而我们一直没有补贴,一直在往里面贴,长期这样贴下去,我们也要考虑一下自身的经营情况。

  前身是新疆建设兵团保险公司的中华联合保险公司,做农险也有18年了,他们也一直在寻找弥补亏损的办法。

  中华联合财产保险公司副总经理 郭保成:当时单一地搞农业保险风险很大,很难做到收支平衡,所以我们当时提出以商补农这么一个方针,所谓以商补农就是通过发展寿险、短期人身险这种商业性的保险业务对农业保险有所补贴。

  农业保险不能萎缩!今年3月1号,保监会正式批准在上海成立全国第一家专业农业保险公司,大力支持开办农业保险。

  中国保监会副主席 冯晓增:上海政府在这方面非常积极,他们表示要对参保的农户给予保费的补贴,同时根据形势和公司发展,还会不断地扩大补贴的范围和比例。

  “一号文件”起草组成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部部长韩俊说:我们的农业保险的覆盖面,可以说在全世界几乎是最低的,农民对这些保险有非常强的需求,但是过去比如说人保我们完全把农业保险作为商业性的一个险种去让他开发,他没有任何积极性,因为他不断亏损,从国外来看呢,那么农业保险的体制有多种类型,但有一点是共同的,政府对农业保险都要提供政策支持,那么这一次中央已经明确要建立政策性的农业保险体制,在这一方面我们期待着能够迈开比较大的步伐。

  有了基本的生产生活保障,是为了更好的发展。中国农民的可爱,也正在于此,无论生活压力有多大,他们想的做的,依然是千方百计增加投入,发展生产,但钱从哪儿来呢?说到资金,农民嘴边常挂着的就是农村信用社。

  我们来到四川广安的时候,这里的农民正开始春耕。广安位于四川东部,毗邻重庆。宋开元二年取“广土安辑”之意设广安军,故此得名。距离广安市区10分钟车程的牌坊村是同志的诞生地,就是这位农民的儿子,曾大声疾呼,农业是国民经济的基础,无农不稳,无农不富。可要想致富,没有资金不行。

  四川省广安市市委书记 谭力:广安380万农民,450万人口,农民不富裕,地方经济就搞不上去。农民致富碰到两个问题,一是没有资金的支持,有好的项目,好的想法,没有资金不好办。但过程中又发现问题,有钱不敢贷。

  为了解决信用担保这个农民贷款的瓶颈问题,2002年作为革命老区,有着众多党员的广安市,在全市78个信用社支部推出了“党员农贷快车”活动,依靠村党支部对党员评级授信,在市委组织部的担保下,是党员的农民可以没有任何抵押在农信社贷款。

  四川省广安市岳池县信用联社理事长 李成根:我们和村支两委挨家挨户做调查分析。每一个社都有这么高的材料。调查之后把贷款权放在门市,像存款一样方便。

  尹家坝村当兵出身的老易是村上第一个去信用社办贷款的党员。凭着党员的信誉,老张当天就从信用社贷出了2000元钱买了急需的菜苗,一年下来就脱了贫、还了款。现在尹家坝很多村民都像老易一样靠贷款种菜致了富。

  广安岳池县同兴镇尹家坝村支书 易思平:种菜扩1000亩,收入能增加十几万。投入多几万,收入能翻几番。都盖上房子了。我家盖了三层楼,花了6万多元。

  广安华蓥县的养猪专业户禹建平也是党员。四年前,从广东打工回来的禹建平和丈夫用全部打工的收入办了个养猪场,可当时就缺5000元饲料费,生财有道里白图库www.8277.com这可把她急坏了。

  广安华蓥县养猪专业户禹建平:当时没有贷款就意味着破产。猪要吃,我没钱喂给它吃,组织部担保,信用社农贷快车解决了我的燃眉之急。

  如今禹建平的养猪场已经有了500多万元的固定资产,周围几个村800个农户也跟着她干起了生猪养殖。2003年,广安全市农信社存款、贷款均大幅增加,并实现了近1900万元的整体赢利,农民的信用观念也加强了。

  四川省广安市市委书记 谭力:现在感觉我们的8万多党员,信誉达80%以上,不良贷款大幅减少,银行质量大大提升,解决了资金问题。

  截至2003年6月末,全国农信社法人机构3.49万个,贷款余额6966亿元,占全部金融机构农业贷款总额的83.8%。

  中国银监会合作监管副主任李均锋:就是采取农户小型贷款或者叫农户原保贷款,或者是在中小企业建立了相互联保的机制来解决农民和农村中小企业担保和抵押不足的问题。那么现在全国90%以上的信用社都按照这个做法在当地采用农户信用贷款的做法。

  和四川广安相比,位于浙江东部的宁波鄞州要富裕得多。这几年当地乡镇企业不断发展,资金支持也显得更为重要性。去年4月,这里诞生了全国第一家由农信社改制而成的农村合作银行。

  改制后的鄞州合作银行实行股份制,股东都是当地比较富裕的农民或农民企业,这不仅解决了过去农信社资金筹措的难题,而且产权明晰后也更便于银行自身的发展。

  宁波鄞州农村合作银行行长 陈耀芳:自身产权明晰以后,我们自身的道德风险就机会很少。技术层面的问题可以通过对每一家企业的经济往来进行分析。

  改制后的合作银行将贷款重点锁定为农业龙头企业,依靠“企业龙头”带动“农户田头”。今年50出头的老王是鄞州云龙镇桥头村人,靠着贷款,他建起了自己的奶牛场,眼下这里已经是全国私营奶牛场中规模最大的一个,周边不少乡亲都在种植专供奶场的饲料。

  宁波永盛奶牛场老王:我们这里本地的工业企业多,荒地就多。现在有3000头牛,可以带动12000人,也就是1头牛带动了4个人。如果没有他们的资金作后盾支持,也搞不起来。

  鄞州银行改制一年来赢利1.4亿元,老王说,银行效益好,办大额贷款更方便,他以后的生意也会更好做。去年他又向合作银行贷款1000多万,建起了乳品厂,自产自销,形成了产业链。

  “一号文件”起草组成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部部长韩俊说:要真正有效地解决、满足农民的信贷需求问题,首先应该要让信用社恢复活力,今年国务院决定在八个省进行农村信用社改革的试点,为了推进信用社的改革,国家推出了很多支持政策。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副秘书长温铁军说:农民只有采取互助性的合作金融才能够满足小农的信用需求,你去看看周边的小农经济国家,哪个国家不是靠农民支持的农民自己的信用合作来维持小农的需求。

  中央党校三农问题研究中心主任 曾业松:就是通过改革,建立多元化农村金融体制,满足农村经济发展和农民的贷款需求,这个多元金融体制里面,包括信用合作社,这种合作性的银行、政策性的银行、商业性的银行,甚至还包括民间借贷。

  在我们快要离开鄞州的时候,在合作银行里,我们看到当地不少农民都在办理一张鄞州银行出的银行卡。农民们骄傲地告诉我们说,虽然这还只是借记卡,但上面有银联标志,有了它,不管到哪儿存款、取款都方便多了。而且,以后他们也能和城里人一样用这张卡投资股票和外汇。回想在四川广安,农民们看到我们手里银行卡时羡慕的表情,我们确信,在鄞州出现的一切也会在他们那里出现,也会在全国各地的农村出现!